你愿意花钱上自习吗?

  付费自习室一角。
  海雀自习室供图

  夜晚的付费自习室。
  喜鹊自习室供图

  独立的沉浸式学习格子间,配备齐全的插座、台灯等设施,还有明室与暗室、阅读区与键盘区等不同功能的分区……一段时间以来,付费自习室在一些城市相继涌现。消费者每天花几十元至近百元不等,就可以在城市喧嚣中寻得一处安静的学习空间。如今,付费自习室不仅是人们“充电”“打卡”的热门地点,也成为一项热门创业项目。

  付费自习室走红,社会舆论有赞有疑。有人认为,“在安静舒适的环境里,能更好地进入学习状态”“自习室的出现,可以满足上班族的学习需求”。但也有人觉得,“只要自律性强,在哪里都可以学习”“花钱上自习,收的是‘智商税’”……

  花钱去学习,真的物有所值吗?自习室方兴未艾,是盲目跟风还是确有需求?作为新的商业形态,未来这一产业又会有哪些发展?

  

  为自习花钱值不值?

  “自习室特别安静,在这里看书、学习想不认真都难!”为备战一级建造师考试,已经参加工作的李先生选择到付费自习室“攻坚”。在他看来,在家学习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干扰,很难静下心来,付费自习室正好可以满足自己这种“大龄考证青年”的学习需求。

  北京白领张女士刚刚辞去工作,计划出国继续深造,每天都到自习室学习英语。“在这里交了很多朋友,大家一起学习、相互鼓励。”张女士告诉记者,自习室环境好、学习效率高,花一些钱也可以接受。

  随着知识更新迭代加速、社会竞争日趋激烈,考研考证、“知识充电”、职业培训成为很多人生活的日常,像李先生和张女士一样“花钱上自习”的人越来越多。根据艾媒舆情的数据预测,2020年中国付费自习室用户规模有望突破780万人,2022年这一数字还将增至1900万人。

  不过,付费自习室走红的背后,也不乏质疑的声音:为啥免费的图书馆不去,反而要去花那些“冤枉钱”?

  “我一开始在北京朝阳区图书馆学习,但每天要浪费很多时间排队,要不然抢不到座位。”已经毕业的小鲁正在申请国外研究生,她的经历不少人有共鸣。

 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《中国统计年鉴2019》显示,全国公共图书馆数量为3176个。可以说,在越来越多的学习者面前,图书馆能提供的空间资源已经显得“捉襟见肘”。

  公共学习空间供不应求,里面的软硬件设施也常常满足不了人们的学习需求。小鲁介绍说,复习托福考试经常要用到笔记本电脑,但是图书馆里能给电脑充电的地方特别少。还有人反映,一些图书馆在无线网络、秩序维护、开放时间等方面的“短板”,也让他们“望馆却步”。

  那么同咖啡厅、书店等文化空间相比,付费自习室有哪些独特的优势?

  在北京喜鹊自习室创始人张卫(化名)看来,咖啡厅等地提供的是交流、阅读的空间,而非深度学习的地方。他举例说,学习工程管理、编程、英语等专业课程,需要长时间的系统学习和注意力高度集中,离不开安静有序的学习环境,这种环境正是其他场所提供不了的。

  付费自习室卖的不只是空间,还有浓厚的学习氛围。记者看到,北京海雀自习室除了私密的格子间外,还设置了没有书桌挡板的开放区。“大家可以看到彼此的学习状态,相互鼓励、暗中较劲。”该自习室的联合创始人武子蛟打了个比方,“学习就像在操场跑步一样,需要有人在前面领跑。”

  2019年末分别成立的喜鹊和海雀两家自习室,在两个月左右的营业时间里,日常流动客户都超过了500人。“现在是行业淡季,但消费用户比我预想得要多。”张卫说。

  只是简单提供桌椅吗?

  在不少人眼里,付费自习室无非是在房间里摆上几套桌椅,甚至比开个饭馆还要容易。但记者经过走访发现,要想办好付费自习室,还真不是几张桌子、几把椅子就能解决的事。

  为了打造良好的学习环境,不少付费自习室在“硬件设备”上下足了功夫。考虑到人们学习习惯的差异,大多自习室开设了明室与暗室、独立区和开放区、公共区和休息区等不同的功能分区;为了提供更加便捷高效的服务,许多自习室还开发了线上预约系统和自助服务系统。除此之外,咖啡、零食、冰箱等也成了付费自习室的“标配”。

  设计师出身的武子蛟不仅一手包揽了海雀自习室桌椅的设计工作,而且认真考察市面上的灯具,特意定制出一套符合学习要求的照明设备。喜鹊自习室走高性价比路线的同时,在卫生设施、饮用设备等小细节上倾注了大量心血,不少顾客在网络评价平台上纷纷点赞。

  各种“硬件”一应俱全,那么自习室里的学习秩序又该怎么保障呢?

  海雀自习室的创始人杨帅拿出一份“海雀公约”,18条规定对学习纪律进行了详细说明。最后一条写道:“自习室有权对于不遵守规则的人进行退款,并发起离店流程。有权在日后拒绝接待该顾客。”

  杨帅介绍称,一条条“公约”的背后,都是自习室里真实发生过的事情。“公共环境需要大家共同维持,但如果有人影响到大家学习,我们会进行管理,保持良好的学习氛围。”杨帅说。

  付费自习室遍地开花,要想在大浪淘沙的市场竞争中生存下来,仅仅改造一个空间远远不够,还必须挖掘出自己的特色。

  媒体人出身的张卫,就一直在琢磨着怎样找到具有差异化特色的经营模式。他举例说,未来能不能在图书、培训、社会教育等上下游行业试试水?除了深度学习之外,能不能满足不同年龄段、不同身份群体更加复杂的需求?可不可以和政府合作,在街道社区闲置的物业空间上做做文章……

  杨帅和武子蛟致力于打造一家有温度的自习室,在内容生产上下了一番功夫。不但在公众号上持续输出原创文章,而且为顾客分享自己的学习故事提供内容平台。“一家付费自习室只有找到自己的特色,才能和其他竞争对手相区别,进而在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。”武子蛟说。

 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信息师、分享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新红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总结说,付费自习室要立足和发展必须做到以下几点:第一,找到需求者,并通过线上、线下的平台把需求者吸引过来;第二,让消费者感到物有所值;第三,探索出一种可持续的盈利模式。

  是共享经济新风口吗?

  目前,付费自习室收费不高,房屋等租赁成本却不低,行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。如果仅仅满足当“二房东”,显然不是长远之计。不少创业者都在思考,付费自习室下一步到底该怎么走?

  “对于这个问题,业内还没有形成统一的答案,大家都在探索自己的模式。”张卫告诉记者,“但未来付费自习室的运营,一定要引入互联网思维。既要在会员服务上精准细分、挖掘用户需求,也要将线上、线下的活动结合起来。”

  他举例说,学习空间产生的“黏性”可以集聚起一类人。比如,自习室里可能有人喜欢学英语、有人喜欢编程、有人喜欢画画。通过改造物理设计,让这些志同道合的人碰面、交流,或许能碰撞出新的需求和经营模式。

  那么,付费自习室有望成为共享经济的下一个风口吗?

  张新红分析称,当下的付费自习室还不能完全纳入共享经济的范畴,但其本身具有共享经济的思维和基因。

  张新红表示,付费自习室要想搭乘共享经济的“东风”,需要朝着4个方向发展。第一,数字化。比如,打开手机软件,就能知道距离最近的自习室有哪几个、特色分别是什么。第二,平台化。将大量自习室和用户资源整合为一个平台,并通过智能化匹配实现供需之间的合理配置。第三,生态化。在资源平台上,探索有可能产生的新的供给和需求。第四,个性化。针对不同用户的需求,在线上、线下提供个性化服务。

 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认为,付费自习室探索多元化经营模式的前提,是做好核心服务。“核心还是提供安静、私密且舒适的学习环境,实体环境中的学习氛围才是稀缺的资源,首先要在这方面做到尽善尽美。”

  作为新的商业形态,付费自习室刚刚起步,必然要经历一个探索阶段。在这一过程中,要维护行业持续健康发展,还需要相关监管各方坚持底线思维,守住消防、水电安全等风险底线,保障消费者的合法权益。

(责编:牛镛、岳弘彬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a-agency.com